22/03/2008

一些回應

今天晚上有一位朋友留言, 我想放上來和大家分享:

「其實跟什麼高壓政權無關,只是西藏脫離農奴社會晚,獨特的地理環境和遊牧的生活習慣造成他們還沒有完全文明開化,內心依然野性。
不管哪個城市出現 了動亂,總有地痞流氓蹦出來鬧事,拉薩也不例外,特別是內心野性依然的藏族同胞。我相信很多人只是看到動亂了跟著出去鬧事而已,我看到還有穿著校服的小 孩。最終結果是他們的弱點還是被人利用,大部分西藏人只是要求政府尊重他們的信仰,其實也就是希望政府和大賴進行和解,他們的精神領袖可以在西藏而已,其 他也沒有什麼衝突。這場暴動肯定是有預謀的,能組織這場暴動的也只有大賴集團,達賴集團的目的其實就是讓西藏獨立,他們要回他們的曾經擁有的貴族地位(那 時西藏還是農奴社會)。


我去過西藏,而且也從拉薩下到了地市里,藏族人熱情簡單,虔誠天真率直,但內心充滿野性,睚眥小仇也要血償。為一點小事搞出人命的事情也不少,無恥的喇嘛白天在寺廟收錢,晚上出去鬼混也不是只有一個兩個人看到,我還有幸親眼看到。
西藏問題不是簡單兩句能說清楚的,還是要多聼多看多了解歷史和各方意見,最重要的是自己多想。」



我想了想, 作了以下的回應:

的確, 不是一言兩語能說清楚。

反正每個人都是依自身的經驗去判斷,
一件事情何只只有黑白兩面, 灰位多的是。

依 我自己的經歷, 在去年7月份的時候我還在印度的Dharamsala, 也認識了幾位所謂「藏獨份子」, 他們多是在印度出生的西藏難民, 因為根本沒有到過西藏, 所以他們對「家鄉」的幻想尤其強烈, 大部份正值壯年, 很想為「自己的民族」做一點事。於是想趁著北京奧運是世界焦點的時候發起一些運動, 那個跟我談話的人是組織的活躍份子, 他說他們正在組織要從印度遊行走過喜瑪拉雅山到西藏。我聽到的時候很天真的想如果能和平的走路回到西藏, 他們多麼嚮往的家鄉, 那有多好啊!

但那位西藏獨立支持者隨後又告訴我, 說他們覺得這樣做很好, 只是他們剛會見了其中一位很重要的喇嘛精神領袖, Karmapa, 而Karmapa則反對他們這樣做, 說這樣做只會引起政治立場反對面的抗爭, 暴力會由此而起。

那 西藏人當時有點激動, 說雖然他很尊敬達賴喇嘛和其他的喇嘛精神領袖, 但他不能認同達賴喇嘛在西藏問題上的「中間之道」(即不要求獨立,而要討論如何改善西藏情況)。他說, 達賴喇嘛代表了他們精神上的很重要的東西, 道德上的一些準則等等, 正因為如此, 他的一言一行也須要十分小心, 那樣的小心, 根本不能為他們爭取獨立。

但他告訴我他們還是會繼續進行組織, 事實証明了他們的確成功地組織了遊行, 並在西藏動亂前的幾天出發了, 也遭到印度政府的鎮壓拉人, 禁止他們非法出境。他們很明確的是要西藏獨立, 與達賴喇嘛十分公開的立場有很明顯的不同。

於是我覺得其實人們所謂的「達賴集團」, 其中也有他們的分歧, 理念甚至互相抵觸。 於是一口咬定這次動亂一定是「達賴集團」有預謀的組織, 未免是太過簡而言之了吧?是想即時找到罪魁禍首, 以免人們歸根究底起來的時候, 逃不了難辭其咎?

這些問題, 我們是真的要想一想。

說到底其實是一些觀點與角度的問題, 你去西藏可以看到了你覺得不好的一些事情, 我也去了卻也看到了美與善, 各執一詞, 可以沒完沒了。

就 讓我們試一試再深入一點吧, 就憑我們幾個人在爭論, 大概不能將大局扭轉過來, 真正的改變只有從個人的心開始, 我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? 相信很多人會同意, 就是愛與和平。但如果一個人的心智根本就不平和, 一天只在想如何要得到什麼什麼的, 心裡的怨氣也大, 覺得其他人心謀不軌, 那麼他整個人所反映的, 就是這些狀態, 如果世界都是由這些人組成的, 那麼世界也肯定不會有寧靜的。

所以如果我們真的想從這次西藏事 件裡明白一點意義出來的話, 我們就要看清楚, 我們對待這問題時的態度是怎樣的, 是充滿了矛盾嗎? 是充滿了鄙視? 是不想知道了解嗎? 還是覺得心痛了? 我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就能從這些觀照裡被解答, 究竟我們想要的, 是愛? 是國土? 是名譽? 是正義? 還是別的?

各有各要追求的事。所以我還是覺得, 「真相」只有一個, 就是我們所是。
透過我們自己的態度與看法, 我們其實是在體現自己。
而我們的世界, 就是由我們自己組成的了。

問題是我們有沒有足夠的勇氣與智慧去認清楚我們是怎樣的, 究竟正在追求的是什麼?

我同意你的說法, 要「多聼多看多了解歷史和各方意見,最重要的是自己多想。」

謝謝你的分享。


1 commentaire:

stacy a dit…

You're speaking to the core of my soul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