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/12/2006

仍在流亡的西藏計劃。

在印度的Dharamsala我開始了我的工作,在一間製作地毯的工場教英文,教的都是從西藏流亡出來的女人。二十年前她們只有十來歲,大部份是來自西藏東部的昌都附近。我問她們為什麼要到印度來,她們的答案出奇的一致;是希望見到達賴喇嘛。她們都說來之前只聽過他的名字,好像是個對西藏很重要的人。但在中國境內的西藏這名字是被禁的,他犯的罪很大,「煽動」或什麼的。出於好奇心,這些女人決定長途跋涉的來到他住的地方去,大概想看看他究竟是什麼人。

見到了,都很開心。

我不知道她們當時的心態是怎樣,心理準備得充不充足等,但事實是她們的這麼一去,就是二十多年的離鄉背井,家裡的爸爸、媽媽、兄弟、姊妹,於二十年前的這麼一別,就再沒有見過面。回家的可能性 ? 天知道。

等簽證等了二十年。
媽媽老了。
看著自己的兒女長大,原來自己也老了。

我再問她們那麼現在的希望是什麼 ?
都只有一個答案 : 回去看看老家。
她們苦笑,我看著那眼神中的憧憬天真簡單,突然明白到生命的平淡真實。
西藏是否該獨立 ? 達賴喇嘛是否犯了煽動罪 ? 中國是否獨裁 ?
這些慷慨激昂的問題突然變得虛浮,不著邊際。



但唯有親情可靠。



於是我想到了一個辦法,很簡單。她們的家人好久沒見過她們了,祖父母們連孫兒長得多大也沒親眼見到過,會讀書了吧 ? 精靈嗎 ? 為了替他們搭一個橋樑,我請她們在我的攝影機前和西藏的家人說一些她們想說的話,又讓孩子們對著鏡頭唱歌。

然後我決定往西藏走一趟,帶著這些片段,到訪她們在西藏的家。再跟她們的家人拍一些片段,再帶回印度的Dharamsala。

拍攝的過程既簡單又隆重,我拿著攝影機到了她們家,她們都緊張地換上了西藏的傳統衣服,隆而重之的坐在鏡頭前,帶著她們的小孩,就這樣的開始對著鏡頭說話,有時不知該說什麼了,就突然高聲的唱起西藏的民歌來。我就在鏡頭後看,完全被她們的自然風采吸引著,媽媽和孩子們之間的一舉一動,簡單直接,完全沒有嬌柔做作的空間。當她們看著鏡頭,心裡想著家人的時候,我感到了她們對我那自然流露的信任。

就這樣我帶著她們的信任,決定要向西藏出發。

大家都說這旅程將會很困難,冬天的西藏很冷,而且我要到的地方很偏僻。
但無論如何怎樣,親身的試一試,回來再告訴大家。

2 commentaires:

Linda a dit…

Dear Alice,

You are so COOL and so GREAT~!

I miss you~! I had heard that you had been to France after graduation, since then, I got no news about you anymore. Do you remember who I am?

Thanks to Agnes that I have the chance to read your blog, and know that you are now in Tibet.

Best Wishes and Good Health!!!

Regards,
Linda (your classmate in F5A)

yunbeen a dit…

實在佩服與羨慕妳的作為
假設能有幫的上忙的地方
真希望能助妳一臂之力